这部披着黑帮片外皮的爱尔兰电影讲了一个凯尔特神话故事

男主角巴里·沃德在肯·洛奇执导的《吉米的舞厅》中贡献了精彩的演出,而饰演“费昂”的演员利亚姆·坎宁安曾出演《权力的游戏》、《风吹麦浪》等。

与爱尔兰导演约翰·卡尼2016年的新片《初恋这首情歌》相似,《追击》的取景全部来自爱尔兰本土,爱尔兰并非为《布鲁克林》所展现的以“他乡”之名出现的想象中的存在,从“让男孩变成男人”的原始森林,到通向自由彼岸的海洋,再到古老的爱尔兰传说与演员的爱尔兰口音,爱尔兰从地理空间到精神气质上都参与了这部糅合黑帮、爱情元素的悲喜剧影片的搭建。导演保罗·默西埃在一次访谈中提到,他选择改编关于“迪尔德姆和格萝妮娅”的爱尔兰传说,不仅是觉得这个故事中包含了可以被演绎为公路电影的潜质,还因为很多爱尔兰人都不熟悉这个故事,他希望通过改编一个古老的故事来传达现代社会的身份认同感。

《追击》中,塔拉(Tara)并非一个完全虚构的地名,除了影射法律失效、陷入黑帮漩涡中的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外,在爱尔兰传说中它曾是塔拉王的国家的所在地,今天在爱尔兰米斯郡还能找到这座小山丘,相传山上曾经竖立着一对只能让王者通过其中间隙的石柱。从塔拉这一地名的设置上,就不难看出导演保罗·默西埃(Paul Mercier)试图将爱尔兰传说融合现代故事的野心。

影片中年老的费昂为了巩固自己在塔拉的帮派老大地位,接受了律师和儿子的建议,提出与金先生的女儿迪萝妮娅联姻。迪萝妮娅在订婚之夜给费昂下药,用枪胁迫费昂的保镖迪尔德姆带她出逃。而在凯尔特传说中,格萝妮娅在与年老的国王费昂结婚宴席上看到费昂的骑士迪尔德姆额头上的魔力的爱之痣而爱上这位英雄,并以誓约胁迫迪尔德姆协助她出逃。“迪尔德姆和格萝妮娅”故事的各个版本都贯穿着同一主题,即是女性在选择配偶与追求爱情上挣脱束缚追求自由的勇敢尝试,有一个与“塔拉”直接相关的版本讲述了塔拉之王迪尔德姆的王后因为对婚姻不满而两次私奔的故事。在中世纪亚瑟王传说中也有圆桌骑士崔斯坦在护送公主伊索德的途中,两人误喝爱情药水而相爱并最终酿成悲剧的故事。

回到电影《追击》,两人的关系是推动影片叙述的重要张力,并让躲避追逐过程中状况频发,让人纠结的是:二人含混不清的恋爱前史到底是不是迪尔德姆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格萝妮娅以枪威胁迪尔德姆带她私奔时是想利用他还是忠实于真实感情的抉择?表面上看格萝妮娅在二人关系中一直处于主动,她想要挣脱父亲的掌控逃往自由的国度,不再需要在众人面前扮演高唱《爱情之杯》的端庄淑女,而迪尔德姆只是偶然被卷入格萝妮娅的计划中。

但如果结合角色对话中透露出的迪尔德姆曾疯狂追求格萝妮娅的过去情史来看,事实上迪尔德姆并未真正放下格萝尼娅,举例而言,在他接送格萝妮娅与费昂约会的剪辑段落中,二人同置于后视镜中却被分割,随后出现迪尔德姆的主观视点下格萝妮娅与费昂亲热的镜头,后视镜中只有迪尔德姆一人的映像。在二人的情感关系中,与其说二人调转了爱情的主动被动位置,不如说两人都在追寻的摆脱命运掌控的自由国度两个年轻演员,角色的魅力加之演员的到位表演使得《追击》不单纯是对神话传说的嵌套,而是以神话故事为背景板讲述了一个极具现代性的爱情故事。

影片的片名Pursuit,除了可作“追击”之解,点出动作戏、公路追逐因素,还可以转换视角来探寻被追击一方,迪尔德姆和格萝妮娅对他们自身欲望的追寻,具体而言就是在一个根系错综复杂的帮派社会内部中摆脱二人不对等的身份地位。无论是神话传说还是电影的现代演绎中,费昂因为与格萝妮娅年龄差距而无法赢得真爱,而迪尔德姆与格萝妮娅则被笼罩于根源于身份地位的不平等的命运的阴影之下,这也是导演引入黑帮元素的高明之处,他通过黑帮来讲阶级,巧妙地处理了在现代社会背景下合理讲述地位不对等的情侣的爱情故事的问题,影片中格萝妮娅的父亲金先生(Mr. King)是黑帮帝国中被架空的“国王”,费昂因为底层民众的支持而成为了事实上的塔拉之王,而帮派争夺地盘被建构成捍卫本族和抵御外敌的英雄叙事,这样一个被毒品摧毁了一切自然法则的现代王国中,血缘、姻亲作为固化等级关系的工具或交易而发挥效用,很难说导演(同时他本人也是编剧)通过这样的设定没有进行微妙的社会讽刺的企图。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