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本高人气神话题材奇幻小说推荐:我是塔纳托斯觉醒的死神!

大家好!奇幻小说一直是各位书迷热衷的一类题材小说,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会对神话有着特别的向往,而在看以神话传说为核心的小说时,也会觉得特别的兴奋。陷入书荒了怎么办?没关系,在此小编给大家准备了高人气的奇幻小说,保证让各位书迷一本满足,大叫刺激!事不宜迟,小编立刻为大家介绍本期的小说推荐,希望大家喜欢!3本高人气神话题材奇幻小说推荐:我是塔纳托斯,觉醒的死神!

格赖埃是海之愤怒之神,“百怪之父”福耳库斯的女儿。她们有三个人,却只有一只眼睛和一颗牙齿,要互相之间商量着轮流使用。珀耳修斯趁她们交换牙齿和眼睛的时候将其抢走,她们只好哀求他归还。

珀耳修斯提出条件,只要她们指出蛇发女妖美杜莎的藏身之处,就把眼睛和牙齿还给她们。格赖埃姐妹只好如实告知。

可是珀耳修斯得到了这消息,却说格赖埃是邪恶的生物,不配他履行诺言。他把她们的眼睛和牙齿扔进了湖里。

湖中的宁芙仙女现身,热情地欢迎珀耳修斯。仙女说她们跟格赖埃一向不和,很开心看到珀耳修斯替他们出了一口气。为了表示感谢,她们向珀耳修斯赠送了一堆神器:带翼的飞鞋,能隐身的狗皮盔,光亮的青铜盾和锋利的铁镰刀。

美杜莎跟两名戈尔贡女妖住在一起。这两名戈尔贡女妖,丝西娜和尤瑞艾莉,也是海神福耳库斯的女儿,所以她们跟神一样拥有不死之身。但美杜莎,她本是雅典娜神庙中的一名凡人女祭司,因为天生美貌,被海王波塞冬觊觎,波塞冬在雅典娜的神庙里了她。这种行为玷污了处女神雅典娜的清名,激怒了雅典娜。雅典娜没法找波塞冬算账,就迁怒于美杜莎,把她变成一只像戈尔贡一样的蛇发女妖,并诅咒任何看到美杜莎双眼的人,都会被石化。

美杜莎被放逐,无处容身。丝西娜和尤瑞艾莉同情她的遭遇,将她收留,把她当作妹妹看待。

所以丝西娜和尤瑞艾莉拥有不死之身,但凡人变成的美杜莎却没有,她可以被杀死。

三女妖的头上都长满鳞片,一根根头发是一条条毒蛇。她们长着獠牙,双手尖利如爪,背后还有一对金色的翅膀。珀耳修斯本来分不清三女妖中哪个是美杜莎,但雅典娜暗中帮助了他。他知道不能看美杜莎的双眼,就用光亮的盾牌做镜子,瞄准美杜莎的脖颈挥下镰刀,一刀斩下了美杜莎的头颅。

珀耳修斯还没收起镰刀,突然从女妖的残躯里跳出一匹背生双翼的飞马,后面又紧跟着一位巨人。它们都是波塞冬的后代。飞马名为珀伽索斯,后来被长大成人的柏勒洛丰所驯服;巨人名为克律萨俄耳,后来成了闻名世界的大富豪,绰号“黄金之剑”。

美杜莎的死惊醒了姐姐。丝西娜和尤瑞艾莉悲伤而愤怒地展开翅膀,准备追杀凶手。面对这两位不死的海神之女,珀耳修斯自知不敌,他戴着能隐身的狗皮盔躲过了追杀。

神王之子,大英雄珀耳修斯就是这样杀掉了蛇发女妖美杜莎,获得了美杜莎之首这么一件大神器。在他之后的冒险中,拥有石化魔力的美杜莎之首大发神威,每当珀耳修斯因为对手太强,或者对方人太多打不过的时候,就祭出这神器,所向披靡。

他从巨鲨口中救下了美丽的公主安德洛墨达,在与安德洛墨达的婚礼上石化了情敌菲纽斯,最后带着妻子回到家乡。在因为神谕意外杀掉了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之后,他继承了阿克里西俄斯的王位,成为阿戈斯之王。受众神眷顾的他,还在阿戈斯西北的群山中建立了伟大的城邦迈锡尼,成为流芳百世的大英雄。

本质是凡人,却因为雅典娜的诅咒,变成了跟戈尔贡一样的女妖,活过了远超凡人的时间,连冥界的寿数也活完了。所以美杜莎死后,灵魂应该立即飘散,彻底消亡,这正是塔纳托斯的权柄。

永夜之地的外围,塔纳托斯和修普诺斯曾来过不止一次。因为他们的母亲,黑夜女神倪克斯的庇护,他们在这里并不会迷路。

安全起见,他们每一次进入永夜之地,都不会逗留太久。搜索无果之后,就会离开,换个地方再进。

最后一次进入,是在世界的极东,巍峨的高加索山的边缘。人类的创造者,盗火的先知,泰坦神普罗米修斯就被囚禁在这里,日夜不息地接受刑罚。

当然,为了避嫌,他们不可能去看普罗米修斯。这位跟宙斯的恩恩怨怨,没人愿意插手。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普罗米修斯先知神力的影响,他们在这里,竟然找到了赫拉留下的痕迹。

松软而肥沃的土地,青草连绵直到天边。夜空仿佛晶莹的深蓝色琉璃罩在头顶,宁静而美丽。

塔纳托斯非常郁闷。赫卡忒这个雇主,借旅游之名行找人之实,结果还真让她找着了!

没办法,已经这样了,只能继续找下去。要不然,别说跟宙斯怎么交代,就是塔纳托斯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永夜之地的地形地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大草原一马平川,他们却完全没有看到这群山,只等走到草原边缘了才发现。

群山崎岖而荒凉,可是脚下的牛蹄印却依然清晰而且新鲜,就像刚刚留下的一样。

在黑乎乎死水烂泥遍布的沼泽地里,牛蹄印依然清晰而且新鲜,这已经没处说理了。

“这里就是浅层的边缘了。再往前,就是永夜之地深处,我跟兄长也没去过。”修普诺斯说道。

在无边大地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山脉,这座山脉的最高峰,直入云霄,就是神王宙斯所在的奥林匹斯山,相比也相形见绌。

这座叫乌瑞亚山脉的地方,正是远古山神乌瑞亚定居的地方。在最初之时,天空之主乌拉诺斯掌天为神王,那时候的乌瑞亚,作为神王最忠实的部属,最得力的手下,在众神之中享受着无上的尊荣。

然而好景不长,在地母盖亚的策划之下,乌拉诺斯与她的孩子,十二位提坦神,拿起了盖亚送给他们的镰刀,联系了独眼巨人与百臂巨人,将乌拉诺斯的神位推翻,使得克洛诺斯成为了天地的主宰,众神的王者。乌拉诺斯重伤生死不知,他与另外一个兄弟远古海神蓬托斯在地母盖亚的帮助之下,只能隐忍在一角,不敢有任何怨言。

乌瑞亚本来以为,面对强大又人数众多的提坦神们,他只能龟缩一世。可惜风水轮流转,一向眼高于顶,瞧不上其他神明的提坦神,百年前,也被他们的子女推翻了,克洛诺斯重蹈乌拉诺斯的覆辙,远走域外。而现在的所谓奥林匹斯神系,不过才六个神灵,自己没有找他们麻烦便是了,上次居然还敢来挑衅自己。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想到了自己的老兄弟,远古海神蓬托斯,居然被波塞冬一个毛头小子逼昏了头,向他们求降。遥想自己当初,可是生生将那位叫做赫斯提亚的奥林匹斯神打出了乌瑞亚山脉的。

就在满头浓密须发,身材健硕的山神乌瑞亚不断遥想自己的英姿之时,他的神国,高大巍峨的乌瑞亚山脉,突然开始震颤起来。

乌瑞亚闻言大惊,急忙跑出自己的大殿,却发现外面来了七八位神灵,当先的便是上次被自己驱逐出去的赫斯提亚,那位高挑秀美,气质淡泊不爱言语的神王长姐。

在外叫喊的是阿瑞斯,其他的人要么一言不发,淡淡看着已经赶过来的山神,要么一脸微笑,看着下面神灵紧张的模样。

只有阿瑞斯,他自小在宙斯与赫拉的呵护之下长大,对他来说,自己的父母是天上地下唯一的主宰,任何人都应该听从他们的号令。而听说乌瑞亚不服奥林匹斯的统治,他心中充满了怒火与战意,想将这高大的乌瑞亚山脉直接削平。

乌瑞亚看着这些年轻的神灵们,知道这件事非战争不能解决了。他见到对方人多,二话不说,拿出一只号角,吹出了雄浑激烈的声音。

这声音如同飓风嚎叫一样,充斥在整个人间大地,也传遍了世界的所有角落,不管是远在海洋的众多海神,还是冥界的神灵们,无不听得清清楚楚。

阿瑞斯听到之后,便向上前打断他吹奏,不想被赫斯提亚阻止,淡淡说了一句:“让他吹,我也想看看,有多少神灵想与我们为敌。”她说出这句话之时,秀眸露出坚毅的神光,直直看向辽阔的海上,还有大地的远方。

大洋最深的地方,有一片漆黑混沌的海洋,这便是远古海神的居所,混沌之海的所在。在这个地方,有着无数的海上男神,大洋神女往来,也有众多海怪女妖穿梭,对大海之中的生灵来说,这个地方,同海洋之主俄刻阿诺斯所在的众神岛群,海王波塞冬所在的亚特兰蒂斯国度,并称为大海之中的三大圣地。

就在众多声音传出,要去大地之上,帮助乌瑞亚之时,混沌海上,突然卷起了激烈的漩涡。

“所有神明都各回自己的神域,不许上大陆参与战争。”一个雄浑沧桑的声音传来,盖过了所有的争论。

而在混沌之海远处的亚特兰蒂斯,海王波塞冬与海后安菲特里忒拿着武器,穿好盔甲,表情严肃望着这边。在他们后面,还有几千位海洋上面的神灵,都严阵以待。

“看来蓬托斯不会有动静了。”波塞冬望着远方,叹了口气:“还真是个胆小鬼,白让我在这边等着。”自从宙斯说和他们,两边停战之后,就没有理由再向这些远古的神灵们动手了,这次要是他们去救援乌瑞亚,那还真是一个天赐良机啊。

雍容美丽的安菲特里忒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结成夫妻多年,哪里还不知道他的想法。眼见没事,她淡然将兵器收了起来,直接回海洋宫殿去了。

而在大地的深处,有一座活火山,在火山旁边,躺着一个比山还要高的喷火巨人,他长着一百个蛇头,浑身覆有羽毛并生有一对翅膀,口吐蛇芯,双眼喷火。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半人半蛇的怪物,她上半身是美貌的女子,下半身却是蛇的躯体,有两条蛇尾。

两只怪物正在激烈地交配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们无与伦比的精力。忽然,号角声从地面传来,两只怪物听到之后,动作停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继续他们的动作。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这个长满蛇头的喷火巨人忽然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大声回了声“是”,便将身边人头蛇身的怪物抱在怀中,高兴大叫:“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快把孩子们都叫过来。”

人头蛇身的怪物闻言,也是无比激动,口中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声音不大,似乎没有传出多远。但是在冥府之中,在海底深处,在大地裂缝,无数怪物听到这个声音,都是欢快无比,往这边赶来。这些怪物之中,有犬身双首蟒尾的,有九个脑袋的蛇,有一百个脑袋的巨龙,乱七八糟,种类繁多。

而高空之中的神灵,对于这些怪物的倾巢而出,也是非常惊讶,却没有多管,他们的目光,都击中在了乌瑞亚山脉,这场即将到来的,可以说是自提坦之战一来最重要的战斗。

之前无论是奥林匹斯山上,科俄斯夫妇与许珀利翁夫妇那场,决定了提坦神分崩离析的战斗,还是大洋之上,海王波塞冬一系与远古海神蓬托斯一系,划分大海势力的旷日持久的战争,恐怕都无法与之相比。

因为这场战斗,决战的双方,一方是远古的山神以及他部下千千万万的各脉山神,另一方则是有着名义上众神统治权的奥林匹斯神系。在众神看来,这场战斗的结果,将决定着奥林匹斯以后的地位,到底是一个如提坦神一般,能够强硬统治众神的王庭,还是成为一个众神无视的门面,等待着被后来者推翻。

战争一触即发,然而在乌瑞亚神国之前,赫斯提亚、德墨忒尔与宙斯的儿女们,仍站着一动不动,默默看着眼前不断增多的神明。乌瑞亚看着过来的神灵,都是自己的属神,其他神系,一个都没有,不禁冷哼一声:“没有你们的帮忙,我也可以击溃这些小辈。”

而我们的神王宙斯,他则带领着神后赫拉,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离开了奥林匹斯山,他那满是黄金的神王宝座,来到了冥府之中。与他同行的,还有几位提坦神,正义女神忒弥斯,记忆女神摩涅莫绪涅,高空之主许珀里翁与光明女神忒亚夫妻,以及他们的三个孩子,更有宙斯忠实的伙伴,誓言女神斯堤克斯的四个儿女。

望着眼前的兄长与自己的女儿,这对名义上的冥界的主宰,宙斯微笑道:“哈迪斯,珀耳塞福涅,很久不见了。”

已经不见了当年的清纯美丽,如今的珀耳塞福涅,似乎在向她的母亲德墨忒尔靠拢,如同罂粟花一样神秘与诱惑,闻言冷冷一笑,不做理会。对于这位神王父亲,她同自己的母亲德墨忒尔一样,已经不想和他来往了。

倒是一旁,向来阴翳沉默的哈迪斯反而开口一笑:“是啊,很久不见了。”在他身后,站着一对俊美的孪生兄弟,分列左右,再后面还有其他他招纳的神灵。

宙斯见到自己的女儿不理不睬,也无可奈何,就这样坐在冥王的殿中,往四周看去,口中说道:“永恒的黑暗,死亡的深渊,无边的夜色,哈迪斯你这里还真是让人坐得不安心啊。”

“是啊,三位出自混沌的神灵,谁和他们做邻居,不会感到害怕呢?”对于宙斯的话,哈迪斯深有体会,别看这三位原初之神已经无数年没有出现在众神的眼前,但是自己无论做什么,却不敢不考虑到他们,着实让人不舒服。

“大海上面的波浪,波塞冬已经荡平了一半,而冥界的迷雾,不知道大哥你穿透了多少呢?”宙斯喃喃自语,又似乎在询问着哈迪斯。

在问他之前,其实我自己都知道答案,当然是没有结果的。总不可能我如今的体能还比不上小时候。

黑叔道:“没有,五年间,一到夏天,你就主动请缨要去金牛潭,不过每次回来你都说没沉到底。”

五年!原来我记不起来的五年一直在帮黑叔去金牛潭寻找师公给他说的秘密据点。可是为什么我会失忆?我几乎每天都有记日记,雷打不动。可是我真的没有找到跟那五年有任何关系的记录。

没有人会莫名其妙失去记忆,而且失去了记忆,人一定表现出奇怪的举动,身边的人一定能察觉道,何以我母亲从来没有跟我讲过?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急道:“不对啊,我记得几年前,我爸还帮你放过马。那匹马还是匹疯马,在放的时候突然发作冲到镇上,惊动了很多人,以至于我在外面打工都听说了。”

黑叔道:“不让你见我当然是主意,你老爸跟我的是战友,战友情岂能断?”

黑叔道:“我也不清楚,只是有一次,你从金牛潭回来,那次几乎是你唯一一次毫发无损的回来,只是……人显得很累,完全没表情,像……被勾去了魂。你爸后来跟我说可能是失忆了。”

黑叔瞪大了眼睛,道:“看医生?那时候全镇只有一个卫生所,而且你根本是除了不记得去过金牛潭,其他的事你全记得,我听你爸那样说,当然是以为你是故意没提金牛潭的事,平时你也没跟家里人说。没两天时间,你又或碰乱跳的了,只好不了了之了。”

我本来还想把我前几天去过金牛潭的事跟黑叔说说,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说出来。我前面说过,黑叔是个极啰嗦的人,三个小时的对话能这样有逻辑地整理,记录下来,已经十分费劲。

对于明天去不去金牛潭,我的想法是可去可不去,如今,金牛潭之行是非去不可的了。我一定要弄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使我这个健壮得能打死牛的人记忆消失。

我不知道老猫在地下室中怎么样了,下水设备是不是已经制作成功,他没有带手机,我只好给管家打电话。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管家已经六十多岁,所以我不抱太大的希望他能听到手机铃声。果然,电话响了足足一分钟,无人应答。

还好,我地下室中有电脑,通过手机可以远程操作。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留意。作着手机,打开电脑,启动,传送着:“老猫,老猫。”希望他能看到。

“别这啊那的,你想想,你家里还有人,你黑叔就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了,不怕惹事。”黑叔边说边把裤腰带稍微解开点,“我装成夜归醉汉跟他们闹。”

黑叔说的不无道理,他孤家寡人,极少与人来往,外界又传闻他是个疯汉。由他出面,越南帮再怎么想,都不会联系到我身上,顶多认为是一桩误会。

而且,他装成醉汉,再贴切也没有了,因为他根本就是。黑叔其实挺富有,坐拥十几座山的松林,不用做事,自有人为他割松脂。他可以说既高调又低调,高调的是嘴,逢人就说自己是土豪,功夫也了得;低调的是穿着邋遢和不修边幅。

“哼哼哼,权当活动活动筋骨。这几个小猫仔子要能伤我分毫,我还敢自称天下第一?”黑叔说完自顾往楼下而去。

我在楼上等着,实在是太困,把藏起来的马胶酒拿出来,又倒了一大杯。虽说这马胶酒益气补血,长期饮用对失眠有奇效,但刚入口时芳香之极,很是提神醒脑。

市面上有一种固元膏,用白话讲,同音,叫马膏。据传是慈禧晚年非常喜欢的一道药膳。用的是阿胶、红枣、黑芝麻等材料调制而成,也是益气补血,适宜中青年女性、肾阴阳两亏、肝血不足的老年人、以及体质差的人群食用。

但是任何一种补品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脾胃虚弱者不宜服用。像鲤鱼,分明是大补之物,有健脾开胃、利尿消肿、止咳平喘、强肌增肉、清热解毒等功效,很多人吃了都会中毒。除了鱼胆含毒,鱼肉也会让长期体弱多病的食用后出现不良反应。

杯中酒又进肚一半,黑叔已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只见他正趔趄的往对面走去。一个喽啰也朝他迎面走近,黑叔甩着臂膀,他们之间似乎有交谈,我却听不不清楚。

黑叔用越南语又骂了几句难听的,喽啰这时听懂了,看来接到命令来堵我半天,连我的毛都不见半根,已是气不过,如今竟被一个酒疯子欺辱。终于忍不住,上前用力一推,把黑叔推倒在地,像无聊的人终于找到了乐子,正想叫其他人过来也开心下,黑叔一个鲤鱼打挺,反将他撞飞了去。

随着一声尖叫,那人的肩膀在黑叔一脚之下,应声而断。离得近的三个闻声而来将黑叔围住。

黑叔右腿轻抬,朝右边,即“坎”位急挪半步,闪了开来,右手顺势在他踹来的大腿上迅速一摸。

只见问话的喽啰刹不住劲,撞倒了原来站在黑叔左后方的第二个人。说也奇怪,被撞倒的人没事,撞人的人却捧着大腿,怪叫着站不起来。

之前一个,加上赶来的三个,一共4人,一下子就废了两个。剩下的两个面面相觑,谁也不肯先上。

那两人是真听话,黑叔一说完,两人咬牙冲向黑叔。凭着迷踪步,黑叔自然轻而易举的游走再两人之间,跟玩似的,脸不红气不喘。

“是……不见那姓赵的……一个疯老头,功夫比姓赵的还好……好……”一个声音道,然后“喀嘞”一声。

我将门打开一条缝往外看,果然门口大树下躲着一个人,拿着一柄手枪,正瞄着黑叔。那枪管很长,显然是装了消音器。

我当然不能让他得逞,否则黑叔就是关帝庙外第三具中弹殒命的尸体(大概前,镇上来了一个背着命案的逃犯,被本地派出所的人围捕,仓惶夺路之时射杀了两个无辜路人。)

我立即取下两柄小弯刀,朝他急射而出,同时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以防不测。还好我冲了出去,射出的两柄飞刀只有一柄射中了他的肩膀,我心想,一定是天色太暗,一定是的。

“别玩了,您差点挨了冷枪。”我边走边喊,“这才五个人,应该还有一个,不懂是藏起来还是回去报信去了。”

黑叔一听,迅速将两人放倒,道:“刚玩得高兴,你刚才看到我们迷踪步实战中的用法了吧,怎么样?”

我苦笑道:“很牛,不过您赶紧回山上去吧,家里暂时不能待了。再有半小时,环卫工人该出来收垃圾了。”

我来到那个叫老四的身边蹲下,用飞刀抵在他胸口上,来回划着,道:“要死还是要活?”

我道:“活,可以,你们回去就说没见过我,听懂了没?如果你说见过我,你们的阮老大还是会叫你来找我,到时再落入我手中,就没那么好运了。”

本来这事全由黑叔料理就最好不过,将他们弄晕,我和老猫带上东西,还躲在黑叔家休息,等他们还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我们可能已经悄无声息的去了金牛潭了。

怎知黑叔突然玩性大起,不下狠手,竟跟他们玩了起来,害的我还露了脸,真是尴尬。现在,那几个不管说见没见过我,结果都一样,那就是阮先生会再派人来,而且会很快。

今天小编的介绍到此结束了,有觉得剧情刺激吗?内心的中二魂有没有熊熊燃烧起来呢?也欢迎大家继续阅读小编其他的小说推荐文章,希望大家找到自己喜爱的小说,也多留言跟小编互动,推荐你们认为的高质量小说?有你的支持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不要忘了给小编点赞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