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本神话奇幻小说:所有的西藏天珠拼起来其实是一幅星际航线图

大家好!奇幻小说一直是各位书迷热衷的一类题材小说,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会对神话有着特别的向往,而在看以神话传说为核心的小说时,也会觉得特别的兴奋。陷入书荒了怎么办?没关系,在此小编给大家准备了高人气的奇幻小说,保证让各位书迷一本满足,大叫刺激!事不宜迟,小编立刻为大家介绍本期的小说推荐,希望大家喜欢!3本神话奇幻小说:所有的西藏天珠拼起来其实是一幅星际航线.《诸神世界的死神》——作者:飞面

这黑暗十分深沉。不过作为黑夜女神的儿子,塔纳托斯可以看穿大部分黑暗,除非是由神力强于他的大神创造的黑暗。

甬道七拐八拐向金字塔深处延伸而去。塔纳托斯静静地走着,死神的脚步没有一点声音。

美杜莎的虚影还在围绕他不紧不慢地转圈圈。这甬道并不宽敞,但虚影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接穿墙钻地,仿佛周围的巨石墙面和地面并不存在。

黑剑并没有剑鞘。平时不用的时候,他会把它贴在后背,悬在双翼之间。因为是神器,所以并不需要固定,塔纳托斯让它呆在那儿,它就会乖乖呆在那儿。

不是永夜之地那种无处不在的凶险。而是具体的,来自某个存在,或某些存在的威胁。

就这注意力分散的瞬间,一块块尖利的石锥突然从甬道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激射而来!

塔纳托斯一惊,急忙举剑横在面前防御。神力激荡之下,一弯薄薄的纯黑屏障展开在他前面,激射的石锥碰到屏障,就仿佛进入黑洞,消失得无声无息,一点不剩。

然而并没有回应。甬道又陷入一片安宁,只有那听不出是什么的声音忽远忽近地回响。

甬道一直深入。又拐了几个弯,似乎离声源近了些,塔纳托斯听出来,那确实是某种动物的叫声。

巨石在甬道顶破裂、崩碎、倾泻而下,碎石粉尘掀起巨浪,向塔纳托斯滚滚扑来。

黑剑只是随手一挥,一道无形的死亡神力宛如剑气盘旋飞出,接触碎石粉尘的巨浪,立时抹消,一切恢复原样。

“区区幻境就想迷惑我?不管你们是谁,快点现身!再有下次,别怪我下手无情!”

这力量他有些熟悉,但又不能确定。似乎是神力,而且是他熟悉的神力,可是比他印象中的又弱很多。

而且这叫声跟平常听到的也不一样。牛是安静的动物,没事不会乱叫。叫一声,隔很久才会叫下一声。可这两头牛,却一声接一声,叫个不听。

而且那调调,时而低吟,时而高亢,时而慵懒,时而兴奋,时而平缓绵长,时而短促激烈……

然而脚下的地面突然变得稀软,一个巨大的流沙坑突然出现,瞬间就吞没了他的双腿。

同时四周的甬道石壁爆裂开来,像是有几十吨炸药埋在里面同时爆破,甬道塌方,碎石粉尘倾泻而下,将塔纳托斯瞬间淹没。

然后黑剑斩过,死亡神力抹消时空,一道黑暗剑痕出现,控制流沙和爆炸的力量被直接斩没了一部分。

塔纳托斯脚不沾地,直接化作一抹黑影瞬间穿越剩下的甬道,来到了牛叫声所在的地方。

这大殿高不见顶,深看不到对面,不知究竟有多大。只是异常空旷,什么东西都没有。

除了面前的甬道口,三男三女六个人站在那里,表情各异地看着他。其中两个男的正痛苦地弯着腰,似乎刚刚遭到重击,直不起身来。

而六个人身后,空旷的大殿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突起的,石棺状的平台。平台上一头雪白娇柔的母牛站立,后面一头漆黑健壮的公牛正趴在她背上,臀部一耸一耸……

“逃难?”听到修普诺斯说出的这个词语,阿德罗斯忍不住心惊了,堂堂冥界主宰的神侍,居然要去逃难。

“你们要是晚来一两天,说不定我和塔拉托纳也要出去避难了。”修普诺斯继续悠悠说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阿德罗斯心中一惊,这两兄弟的实力,他虽然没有眼见,但是传闻中可是非常厉害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冥王大人传来消息,叫我们这段时间,在他回来之前,都不要呆在冥府之中,各自去找安全的地方避一避,据说是有强敌会来攻打冥府。”修普诺斯说到有敌来攻之时,一点都不紧张,言笑自若。

“不知道斯堤克斯阿姨有没有在冥界?”阿德罗斯眼见塔拉托纳没有这么快出来,便向修普诺斯打听起了斯堤克斯的消息。

“如果我没有记错,誓言女神已经有近十年没有出现在冥府之中了,曾经听到冥王与冥后大人闲聊,她似乎一直在海洋之上找人,也不知道是在找谁。就是冥后大人,也经常在地狱到处拜访,似乎也是同样原因。”修普诺斯迟疑道,珀耳塞福涅向来不找冥王哈迪斯与冥府之人办事,他也是偶尔听到这些情况。

阿德罗斯闻言心中一怔,大概明白了斯堤克斯十年未在冥府现身,是因为什么原因了。自己留了一张纸条就出走,看来让这些女神都非常担心了。只是当时的情况,事关重大,涉及自己的来历,也不好和她们明说。等到此间事了,一定要去分别拜访这些女神,聊表心意。

两位年轻的神灵就在冥府之外,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阿德罗斯对于冥府的工作极为感兴趣,便不断向修普诺斯打听,看看与前世东方地府有什么异同。

死后的灵魂,如果不是在人间困住,则会受到莫名的伟力,来到黑暗永寂之地厄瑞波斯。从厄瑞波斯出来后,便穿过冥界之门,度过奔流的痛苦之河,来到真理田园之上。而人类的灵魂,将在这片田园上,由神灵确定他们的去处。

他们的去处大致分为三个地方分别是,普通灵魂居住的“阿斯珀德罗斯”,英雄居住的福地“厄吕西翁”和接受惩罚的地方“塔尔塔罗斯”。

阿斯珀德罗斯里面的人最多,他们是所有普通灵魂居住的地方。但是要去往阿斯珀德罗斯,还必须经过冥界的其他几条河流,憎恶之河阿克戎,悔恨之河邱里普勒格顿以及遗忘之河神灵勒特,当他们在这几条河流之中,将罪孽洗净,就可以进入阿斯珀德罗斯中生活了。

而厄吕西翁,它是幸福之所,又叫丽舍乐园。它是英雄与善者死后的归宿,在这个地方,他们不但可以得到永恒的快乐,足够幸运的话,还能被众神选为神侍。

最后的塔尔塔罗斯,则是最早的冥界所在,原初之神的化身,它是地狱,也是深渊。罪孽深重之人直接被冥王罚入此地,战败的神灵们,也多被神王扔进其中。它是三块地方之中,唯一一个不在冥王掌控之中的,宙斯担心其中的神灵出逃,特地派遣三位百臂巨人在此看守。

经过修普诺斯的介绍,阿德罗斯也大概明白了这方世界中,冥界的具体事宜了。相比前世的地方,这里的管理方式可谓是粗放了,最本质的原因,可能就在于这边只有冥界,却没有轮回吧。

只有轮回产生,生死能够轮转,众神才会真正看重冥界,而不把它当成一个看管灵魂和犯人的地方,管理才能细化。

正当阿德罗斯胡思乱想之时,双子星之中的死神塔拉托纳出来了,带给他们一个失望的消息,在冥王哈迪斯掌控的冥府之中,并没有黛拉的下落。

自从进入冥府,就一直一言不发的伊安,此时,精致的面容流露出苦意,只能用她美丽的眼眸望着阿德罗斯,希望阿德罗斯能有办法。

塔拉托纳皱眉道:“如果她果真死了,冥王大人的领地找不到她的灵魂,那只有三个可能。一是她没有进入冥界,或者是在人间,或者还在永寂之地流浪;二是在我们母亲,伟大的夜之主宰的神国当中;第三,也是最难办的一种,她已经进入了塔尔塔罗斯深渊之中了。”

“既然阿德罗斯你确定她已经渡过了痛苦之河,那我们先去我母亲那里找一找吧,如果那里没有的话,我们两兄弟也无能为力了。”塔尔塔罗斯深渊,可不是神灵敢随便闯进去的地方,他的主人塔尔塔罗斯,在所有原初之神当中,虽然不一定是最强大的,但一定是最令人恐惧的存在。

“不用客气,我们也是顺路,刚好要去母亲那里避难。”修普诺斯很清楚,这位年轻的神灵可以算是冥王与冥后的恩人,自然愿意全力相帮。

夜之主宰尼克斯,她是原初的夜,从混沌之中诞生之后,便和自己的哥哥与丈夫,原初的暗黑暗之主厄瑞波斯一起生活在永寂之地。两人虽然是夜与暗的本体,但是结合之后,却生出了太空光辉之神埃忒耳、白昼女神赫莫拉,这两位象征光辉与白昼的神灵。

但是就在初代神王乌拉诺斯掌天前,五位原初之神产生矛盾,大打出手,将天地都差点毁灭。这次大战之后,情欲之主厄洛斯失踪不见,地狱之主塔尔塔罗斯隐世不出,夜之主宰尼克斯与黑暗之主厄瑞波斯分道扬镳,所以才被乌拉诺斯登上了神王宝座。

离开了永寂之地的尼克斯,来到了同样在大地之外的冥界,开辟了她的神国极夜之乡。在她的神国之中,她生育了几十个神灵,但是与她的长姐盖亚不同,她的这些子嗣,全是她一人生育,并未同任何男性神灵结合。

踏上了极夜之乡,同样是黑暗之地,阿德罗斯明显感觉到了它与厄瑞波斯的永寂之地的不同,永寂之地给人的是黑色的绝望,而极夜之乡之中,却充满了希望。

无数的星辰点缀之下,它甚至比大地上的夜空更加美丽,更加令人向往。漫步在这片星空之下,伊安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压抑心情都得到了疏解。

一路之上,阿德罗斯发现,双子星兄弟和他们的兄弟姐妹关系都极差,相互碰到不但不打招呼,还冷脸相向,让他非常奇怪。

他没有去问一脸冷淡的塔拉托纳,而是问了脾气温和又健谈的修普诺斯,两人长相虽然一样,但这脾气,阿德罗斯只能呵呵了。一路过来,塔拉托纳就没有和他说过几句话,倒是修普诺斯,不断介绍极夜之乡的情况。

“你曾经见过我和塔拉托纳以前的样子,兄弟姐妹们从小就喜欢欺负我们两个怪物,要不是后来机缘巧合碰到哈迪斯大人,母亲同意哈迪斯大人带走我们,还不知道要被他们欺负多久呢?”修普诺斯温和一笑,丝毫不忌讳谈起自己以前的模样,直接以怪物自称。

阿德罗斯点了点头,夜之主宰尼克斯的这些孩子,他也有所耳闻,貌似还真没几个好货。

“后来,我们两个身体分离之后,塔拉托纳来过几次母亲这里,将以前的仇全部报回去了,让母亲头疼的要命。”修普诺斯接着笑言:“要不是这次情况特殊,母亲估计都不会允许塔拉托纳回到极夜之乡。”

在极夜之乡的星辰宫殿之内,阿德罗斯终于见到了这位原初之神,也是他见到的第二位原初之神。第一位是地母盖亚,他出生之时曾经看到过。

与长相大气温婉,成熟秀美,风韵端庄的地母盖亚不同,夜之主宰尼克斯给阿德罗斯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是一个自己老乡,比誓言女神斯堤克斯更像。

确实,穿黑色星花纱衣的尼克斯,有着跟这方世界神灵迥异的长相,一头黑发如瀑般披洒而下,黑色的眼睛时刻露出温柔的眼神,让阿德罗斯产生一种熟悉而又怀念的感觉。

这位女神风韵极美,身姿曼妙,看着她绝美的脸庞,一脸温柔的笑意,不禁让人感叹,这样一位女神,为什么生出来的孩子竟然都是些恶神,什么嘲笑之神,骗神,淫神,不和女神等等,几乎没什么好货。

“勒托之子阿德罗斯,见过尼克斯女神。”脑海之中想法虽多,但是也不能失态。

尼克斯一脸笑意看着他,说出的第一句话便让他惊讶不已:“果然和阿斯忒里亚说的一样,你继承了勒托的外貌,具有和我一样的黑发黑瞳。”

“女神见过我姨妈阿斯忒里亚?”阿德罗斯连忙问道,突然出现亲人的消息,让他产生了一种意外之喜的感觉。

那些个喽啰,自恃手中有枪,个个是剑拔弩张,跃跃欲试。可是远处有一个不同,没有武器,显然也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却是慌慌张张的往回跑。

只见他步履轻盈,神态自若,好像我刚刚放倒四人的事根本未曾发生过一样,看来他是个练家子,自认有把握能放倒我了。

他要来到我面前,却要经过那几个人。其中一个,本来已经快能站起来,竟被他一拳打倒在地。出拳之快,倒是跟我有得一比,只是我绝不会对自己人下手。

本来,我倒是对他有所畏惧,有伤在身,总不能太过于轻敌。也摆出了对应姿势——下身微低,右脚不能使力,只好轻点于前,倒十足像黄飞鸿亦友亦徒的“鬼脚七”。

现在,见他如此刚愎自用,完全没有把我看着眼里。习武之人如果有此性格,看也难臻佳境。

关于洪拳,我再熟悉也没有了。据传,正统洪拳,乃金台山郑成功所创。但是论拳术套路,更多的是宋太祖所推行的南拳。而宋太祖赵匡胤那正是我家老祖宗,有三十二手定天下之说,拳法义溯“手”字为名,有:总手、封手、金刚手等,又结合猛禽创出:龙拳、虎拳、豹拳、狮拳、象拳、猴拳、鹤拳、蛇拳、虎鹤双形拳、五行拳、十形拳等等。

后来又受武当内家拳影响,在刚劲之上辅以内气修炼,以身调气,以气催力,还出现了九宫手、八卦印、神太虚、老君堂等套路。

他急速来到我面前,左脚大步左迈,屈膝半蹲,右腿挺膝瞪开,呈左弓步,身体左转,那是弓步插掌,接着一个风摆杨柳,左实右虚,欲打我的左额。

我当然不会让他得逞,一个学士打躬,并步托举,左右叉,直臂上举,档开了他着一拳,然而这只是虚招,先是化解了他的重拳,再设法还击。

说时迟,那时是真快,挡下他的重拳后,立即右脚点地,前下俯腰,屈体大环绕,来到他的身后,化拳为掌,向他的后颈直砍而去。

他的反应也算快的了,滑步向前,快步进步,以前脚内扣,后脚瞪地,又与我呈面对面之势。紧接着,弓膝弹腿,运掌为喙,这是鹤形拳,名为巧鹤双飞,要打我左右太阳穴。

可是我的出手比他快,使出也是洪拳十二桥马的麒麟马,不退反进。双拳环抱,由上而下重重的打在他胸部之中,将他打退了仗许。这一拳,力道极重。正是他从开始摆出的起首式演变而来,可以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就在这时,阮先生身后的人蜂拥而至,不是冲我,而是冲老猫和雨梅。我仍和夹克男单打独斗。

只见他甩了甩肩,松了脖子,右腿前跨,呈工字型,这是工字伏虎拳,由黄飞鸿改编十八罗汉拳而成,出自少林。

估计是受了我虎拳一击,想用伏虎拳来刻我。这是所有外国人学中国武术的误区,以为五行拳有相生相克之说,其实并没有,关键还是看用的时机。

五行拳在实战中应用很广,招式简单实用。虎形练骨、豹练力、蛇运气、鹤倚精、龙靠神。五禽则以虎走刚猛、鹤求轻巧、蛇讲锁缠、猴则眼明手疾、龙写神意……

我腿上有伤,后又有喽啰骚扰老猫,雨梅,实在不宜跟夹克男耗太久。所以,出拳不再客气。

我们又游走了几个回合,他在一次腹部中了我一拳后,趁他身子玩下来之际,我不顾右腿受伤,全力支撑,以左腿膝盖撞向他的下颚。

不用看,我的这一撞,足可令两百斤的大汉倒地不起。当时的情形也不容我再去看的。一声枪响,一声惨叫,打破了所有格局。

我先是心中一震,看了看自己,没有中枪,又看了老猫,发现他已被打趴在地,也没有中枪的迹象。随后不到两秒,我的背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还闻到了淡淡的发香。

雨梅?不!不会的,雨梅根本不是在我的身后,我此刻背对着阮先生,雨梅应该在我的前面,跟老猫同一个方向。

接着又朝阮先生狠狠地道:“你个畜生,你不是要玉佩吗?我给你,但是你必须把她救活,否则,今天我不死,他日定会让你们越南帮片瓦无存!”

事实上他的脸上也流露着一丝惋惜,一丝难过,好一会,他才说道:“你早该这样做的,你早该这样做的。你还看不出来,她是为了给你档子弹?害死她的人是你,文叔!”

我是知道的,我当然知道的。要不是她,中弹的将会是我。可是,我喊道:“你住口,她没死,你快安排人急救,快!”

“我本来根本未曾想取你性命,你中弹不过受伤罢了,你看她中弹的位置,恐怕是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了。”

我这才去看雨梅中枪的位置,那是正中心脏!那王八蛋说的不错,她是神仙也难救了。

“文……文叔……你不用……自责……这是……是……我自愿的。”雨梅口中开始有血流出,话已不成声。

我突然鼻子一酸,不知道什么模糊了眼睛,我道:“你怎么那么傻?我哪里值得你用命来换?”

“我……没……没……想那么多,见……他……要开枪,我……我就……是想……想……阻止他,可……来……来不及……了……”

我如何能不自责,如果不是我固执,她根本不必替我受着一枪;如果我早有察觉,一定可以让她先离开。

我甚至还曾怀疑过她,以为她跟越南帮是一伙的。如今她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替我挡下一枪,也绝不会是他们演的苦肉计,因为苦肉计都点到即止,不会真的送命。

一个单纯美丽少女,正值如花似玉的年纪,不仅如此,她还拥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拥有着一个女人应该拥有的所有美好。

雨梅嘴唇颤抖着,她已说不出话,我只好把耳朵贴着她的嘴。她让我将她放到河里,那样她可以回到奶奶找到她的地方。

雨梅说完就不行了,我看着她安详的脸,我读不到她的痛楚了,仿佛她不是人,而是一个孤单,快乐的天使。

她最后的请求是将她放到河里,我抱她起来,走到河边把她轻轻地放下,让她随流水漂浮而去,直到她融入夜色中,消失不见。

我转过身,我要杀了阮先生,可是我的视线里已没有他的踪迹,我疯了也似的不断喊着他的名字,换来的是一群越南警察,他们跑过来围住我,三个,五个,八个,十个……我突然感觉很累,很想睡觉,然后,我晕了过去。

“牢房”不大,但是很高级。门还是铁门,上着银漆;房内有着两张真皮沙发,老猫躺在另一张上;中间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食物;电灯嵌与简单的吊顶中,光线柔和;厕所相当人道,有着门和高墙;一面墙上挂着液晶钟表,看来是关押重要犯人的地方。

我仍然感觉很累,既然这地方根本没有危险,倒不如放空自己,好好休息。不必想这里是哪里,也放弃逃出去的念头。就算出去,实在也没地方可去,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找到阮先生,替雨梅报仇。

想到雨梅,我又难过起来,心像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撕裂,痛得令人窒息。突然觉得充满刺激,新奇的探险生活竟然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再度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大脸,紧靠着我的脸!我几乎要跳起来,那张脸才飘开去。

“我的天啊,你真是能睡啊,我三天前就醒过来了,完了睡睡醒醒,发现你一直在睡。”老猫叫道。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老猫又道,“这里竟然是个领事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会在领事馆,越南帮那些人呢?还有……”

老猫收起了毛躁,说道:“人死如灯灭,你也不用这么颓废。那些王八蛋,对个女人竟然都能下狠手,也够令人发指了。”

“现在说这个一点用也没有了,我也怀疑过她。我感觉我们是庸俗的人,她用她的死告诉了我们,我们庸俗无比。”

今天小编的介绍到此结束了,有觉得剧情刺激吗?内心的中二魂有没有熊熊燃烧起来呢?也欢迎大家继续阅读小编其他的小说推荐文章,希望大家找到自己喜爱的小说,也多留言跟小编互动,推荐你们认为的高质量小说?有你的支持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不要忘了给小编点赞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