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托马斯杰裴逊

杰斐逊最热爱的运动是骑马。他是位相马行家,自己就有一匹上等好马。在任总统期间,一天他正在华盛顿附近一个地方骑马,当他来到个十字路口时,碰到一位知名的赛马骑师,这位骑师还是个做马匹买卖的生意人,人们叫他琼斯。

那人并不认识总统,但他那职业性的眼光一下子被总统骑的骏马吸引住了。鲁莽、冒失的琼斯径直走上前来,和骑马人搭讪起来,并紧接着用行话评论起那,匹马来品种的优劣,年龄的大小以及价值的高低,还表示愿意换码。洁白驯简短的回答了他礼貌的拒绝了他所提出的所有交换建议,那家伙仍不死心,不停的有说不断的抬高出鞘,因为他越仔细看这个陌生人骑的马就越喜欢它。

所有的建议都被冷冷地拒绝后,他被激怒了。他开始变得粗暴起米,但他的粗野行为与他的金钱一样,对杰斐逊毫无作用,因为杰斐逊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已的情绪,没有人能够激怒他。

这位赛马骑师想让杰斐逊展示一下这匹马的步伐,还竭力要他骑马慢跑,和他打个赌。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白费了。

最后,琼斯发现这个陌生人不会成为他的客户,而且绝对是个难以对付的人,他便扬起马鞭在杰斐逊的马侧腹抽了一鞭,想使马突然狂奔起来,这会让那些骑术不高的骑手摔下地来。同时,他自己也准备策马急驰,希望比试一番。

然而,杰斐逊仍然端坐在马鞍上,用缰绳控制着烦躁不安的马,并且同样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琼斯惊呆了,但只是粗鲁地付之一笑,又靠近这个新认识的人,开始谈论起政治来。作为一个联邦制的坚定拥护者,他开始大肆攻击杰斐逊以及他政府的政策,杰斐逊鼓励他就一些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

不知不觉,他们骑马进入了市区,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往前走。最后,他们来到总统官邸大门的对面。

听后,赛马骑师的厚脸皮也变得煞白,他用马刺猛踢自己的马,喊道:“我叫理查德·琼斯,我很好!”说着,便迅即冲上了大路,而此时杰斐逊总统则微笑地看着他,然后策马进了大门。

面对无理取闹的人,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才是最好的应对之策,宽厚的心会让的人也感到无地自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